黄胄专题

2017-12-25 09:58:10


 黄胄(1925.3—1997.4.23)中国画艺术大师,社会活动家,收藏家。

        中国第一座大型民办艺术馆——炎黄艺术馆缔造者;中国画研究院、中国工艺美术馆筹建者;黄胄美术基金会设立者。带头捐赠自己书画作品与古代文物、书画收藏。黄胄独创性地将速写融入中国画,开启了全新的人物画笔墨范式,拓展了中国画艺术语言。黄胄的社会活动与艺术实践,对中国文化艺术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。有大量艺术作品及《黄胄作品集》《黄胄谈艺术》等三十余部著作传世。

 

黄胄 1925-1997  喂鸡图
设色纸本  立轴
款识:少尤同志雅正一九七六年元月黄胄。
钤印:黄胄
著录:《近现代中国书画作品集—第十一辑》P155,西泠印社出版社,2012年6月。
尺寸:99×68.5cm  约6.1平尺

      《喂鸡图》作于1976年,欢愉的场景以及浓烈的生活气息也是黄胄积极生活态度的反映。画面中一黑裤花衫少女侧身而立,双手拿簸箕站立于画面中间,蕉叶舒展低垂,填充少女身侧及头上部空间,群鸡簇拥在其周身的空地上,构图饱满而丰富。画面中喂鸡少女占到了较大的画幅比例,黄胄复线的绝技在此图也得到了充分地展现。少女的衣褶即用复线画成,并不让人觉得累赘,反而增加了画面的层次。黄胄还细心地画出了少女赤着的脚,凸显出他细致的观察。少女面前的群鸡,或低头啄食,或抬头张望,或正引颈寻食而来,形态各异,相映成趣,画面和谐而多姿。这样一件黄胄作品,向我们展现了其绘画主题的丰富多样,不仅新疆舞女与驴群擅长,他笔下日常生活中的人物同样引人入胜。

 

 

黄胄 1925-1997  牧牛图
设色纸本  立轴
款识:一九七三年于北京,黄胄画。
钤印:黄胄
著录:《诗书画名家作品赏鉴》P210,诗书画杂志社,2012年。
尺寸:69.5×38cm  约2.4平尺

 

       此幅黄胄《牧牛图》创作于1973年。一望无际的河流伸展着,直到天边,干净而透彻的河流,让人的心情也清澈了起来。一堆堆深灰色的迷云,低低地压着大地。已经是深秋了,枯萎了的碧绿的草地,却带来了秋高气爽的清凉。“秋风起兮白云飞,草木黄落兮雁南归”,又是大雁南归之深秋了,雁群的身影一直徘徊在空中。清风中摇曳的芦苇,随风飘散,使整幅作品动态十足。放眼望去远处耸立的高架线,体现出了工业大发展的美好景象,反映了人民生活的欣欣向荣。河边一位衣着鲜艳的女孩,裙襟随清凉的秋风飞舞,使画面增添了生活的清新和生活的欢快。旁边黄色的、黑色的两只劲健的牛在悠闲的喝着水,牛角、嘴和眼极富力度,充分体现了牛形体的厚重和筋骨强韧。稳重的老牛和天真的女孩在一起,老与幼,动与静,驯与顽,对比强烈,相映成趣,使画面充满了生机勃勃,从静态的宁静中感到一种浑厚奔涌的秋天的气质。

 

 

黄胄 1925-1997  赶驴图
设色纸本  立轴
款识:叶端源同志存念。庚申(1980年)五月,黄胄写于西子湖畔。
钤印:梁黄胄、映斋画印
说明:上款人叶瑞源,1958年至1978年任杭州王星记扇厂厂长兼党支部书记。
尺寸:91×34cm  约2.8平尺

 

       此幅作品画的是一个年轻的新疆姑娘驱赶毛驴前行的场面,体现了新疆的地域风情和生活情趣。全画设色清新,线条律动又流畅,很好地衬托出欢快热烈的气氛。画中3头小毛驴,用墨色浓淡巧妙搭配,奔跑的小蹄和憨厚的模样,人见人爱。白嘴、白眼圈、白肚皮,与它们身上其他处毛色形成黑白对比,浓淡有致,充分体现了水墨写意的特点。它们神采各有不同,仿佛纸面即是草地,毛驴漫步其间,生气盎然。最前面的正低头欢快奔跑,旁边的小毛驴则急切追赶,最后那头小驴紧随其后,而那位少数民族小姑娘则灿烂的笑着,手执小竹竿,裙角飘动,她身上鲜明单纯的颜色与毛驴身上浓淡墨色对比强烈。右手舞动的柳枝,显出了构图的巧妙,使画面具有很强的空间感,构成了远近的立体效果。全图描绘了西部夏日的一个小小瞬间,显得那么真实自然,观之如临其境。

 

 

黄胄 1925-1997  群驴图
水墨纸本  镜心
款识:良材先生指正。乙卯(1975年)之秋,黄胄写。
钤印:黄胄、黄胄写意
说明:上款人应为康良材,漳州紫泥安山人,抗战胜利后从印尼来香港开设“太丰行”有限公司经营南北货,棉布等进口业务,颇有名望,香港漳属同乡会第一任会长。
尺寸:78.5×55cm  约3.9平尺

黄胄 1925-1997  贺卡
水墨纸本  镜心
款识:良材 、美玉兄嫂,新年健康! 一九七八年元旦,黄胄拜。
钤印:黄胄之印
说明:上款人应为康良材,漳州紫泥安山人,抗战胜利后从印尼来香港开设“太丰行”有限公司经营南北货,棉布等进口业务,颇有名望,香港漳属同乡会第一任会长。
尺寸:19×26cm  约0.4平尺

       黄胄非常喜欢画驴,文革期间在农村劳动,曾担任养驴的任务。据黄胄夫人郑闻慧记述,黄胄非常喜爱他的毛驴,视驴如同小孩,自己有什么吃的,都会给驴吃,有时给驴吃馒头,有时甚至给驴吃水果糖。他饲养过的驴,在离开他以后仍能从人群中认出他来,非常温顺。黄胄画驴的高超技巧与其对驴的深入了解和观察显然是不能分开的。黄胄以驴为题材的作品很多,这是其中之一。作品将七头驴画于一幅,比较少见。最前一组有一头,是画面的主体,取背面侧卧姿态;右上角三头为一组,又取正、背、侧三种姿态;左上角三头为一组,又为正、侧姿态有的低头有的昂首。如此丰富多变的姿态组合,可见黄胄对画驴的高度熟练。作品笔法奔放,墨色变化丰富,笔意简练而形象准确。

 

 

 

黄胄 1925-1997  奔马图
水墨纸本  立轴
款识:坎坷其途,任重道远。黄胄应锡良同志属写此。甲子(1984)春节于小山。
钤印:黄胄之印
说明:上款人“锡良”应为张锡良,曾任无锡太湖饭店总经理。
尺寸:68.5×70cm  约4.3平尺

 

       黄胄的艺术,脱颖于40年代,成熟于50年代至60年代,至70年代中叶以后更趋完善。黄胄的艺术风格,早时形象鲜活,其作品较单纯,与传统较贴近,笔墨淋漓,形神兼备,笔墨意味颇高;中期,用墨用色浓烈,形象逼真,追求宏厚和气魄;后期更加将速写强化到画幅中,欢快的笔墨为树立自己的艺术特色而书写着。

     《奔马》创作于1984年,用墨线勾出结构与轮廓,再施以浓墨、淡墨,使之骨肉丰满;大面积刷扫的方式写出马的身体结构,用略带飞白的笔扫出纷乱的鬃毛,突显出马奔跑中的神采飞扬,显得活力四射。画面气脉贯通,富有节奏感与动人的韵律,既充分发挥了中国传统写意画的简洁与凝练,又结合西画的块面与光影,把马的形体表现得十分强健而丰腴,纵横驰骋,气势磅礴,观之使人备感精神振奋,堪为黄胄创作盛期的一件佳作。

 

 

黄胄 1925-1997  赶驴图
设色纸本  立轴
款识:1.癸亥(1983年)年冬夜,黄胄于太湖小山。
2.锡良同志存念。一九八四年元旦。
钤印:黄胄之鉨、黄胄之印
说明:上款人“锡良”应为张锡良,曾任无锡太湖饭店总经理。
尺寸:45×68.5cm  约2.8平尺

 

      1983年创作的《赶驴图》,正是黄胄成熟期的佳作。画作以塔吉克族少女放牧为题材。少女面带微笑,手执小竹竿,迈着矫健的步伐,身体微微向前倾,裙角略向后方飘动。两头小驴憨厚的负重埋头前行,一只猎狗忠诚的低头探路前行。左上角和右下角的树,以对角构图,遥相呼应,使画面具有很强的空间感。少女的造型以速写为基础,线条流畅、笔力劲爽,少女的头饰用笔果断明确,衣服则用繁复的线条来表现,线条不同表现力的对比形成特别的韵味,显得丰富和谐。两头小驴,一头用线条勾勒出,一头用墨块渲染出。猎狗则以赭石和淡墨块写出,造型准确,线条潇洒飘逸。少女衣饰上鲜明单纯的色块与毛驴、猎狗身上浓淡墨色对比强烈。作品笔法奔放、自然灵动,墨色醇厚、变化丰富,形象准确,生活气息浓郁,画面显出勃勃生机。简练的笔意和流畅的线条体现出黄胄先生扎实的绘画功底,画作亦富含先生热爱生活,歌颂劳动的感情。在个人画风成熟期,黄胄这种富于创造性的中国画,一方面摆脱了束缚创造的传统惰性,另一方面又努力发扬着不失生机的传统精华。很好的贯彻着他个人“必攻不守”的治学理念。

 

 

黄胄 1925-1997  早春牧驴
设色纸本  镜心
款识:戊辰(1988年)年冬日黄胄写于青山堂。
钤印:黄胄梁氏、雨石居
尺寸:96×59.5cm  约5.1平尺

      此幅《早春牧驴》作于1988年,反应了少数民族群众的生活场景,画面以渐进的形式构图。领头的毛驴一浓一淡,形体结构准确。步伐稳重沉着表现出雪地前行,此为中景。近景,用简练的笔墨画群鸟栖息于枝头,姿态各异,暗示着早春的来临。驴群队尾,一名藏族女子,手持鞭子,赶驴前行,女子表情生动,带着80年代人们特有的笑容。画中以斑斑点点的脚印,折线形的布局由远而近,为全画营造出雪地行进的场景效果。

 

 

黄胄 1925-1997  雄鸡一唱天下白
设色纸本  立轴
款识:雄鸡一唱天下白。亚新同志嘱画。一九七八年夏,黄胄病中写于友谊医院。
钤印:雨石居、黄胄之印
说明:上款人“亚新”应为李亚新。江苏常州人,中国画家、艺术收藏家。早年受业于大
师吕凤子先生创建的艺校,毕业后从事30多年的美术教育工作。70年代后又深得刘海
粟、朱屺瞻、关良、潘思同、胡善余、李剑晨和赵良翰等大师的指教,在油画、水
彩、版画和中国画的艺术创作中既继承了传统又富于创新。
尺寸:68.5×51cm  约3.1平尺

       此幅《雄鸡一唱天下白》充满浓重的个人风格,构图丰满,用笔精炼,简简几笔就精准的勾勒出了形体,厚重与清逸的用墨相得益彰,透出浓重的乡土气息。雄鸡站立于顽石之上,引颈向上,嘴微张且眼神坚定,准确的描绘出了雄鸡啼鸣的瞬间动态,可见作者对生活的观察入微。远处以淡墨寥寥几笔勾勒枝条,再以粉墨点缀,突出了和谐的氛围,整幅画面自然而不娇作,非常贴近生活。人常说艺术来源于生活,黄胄真乃当之无愧的大师。

 

 

黄胄 1925-1997  猫
设色纸本  立轴
款识:1.乙丑(1985年),黄胄。
2.小猫随懒,但有可爱之处。古人每每画之,但大都缺乏生活。今人画小猫者,虽有
生活,但缺生气。吾深入生活多年,遍游祖国大江南北,但到了创作时依然力不从
心。古人云:书到用时方恨少,平时不努力,到了创作,方知能力有限,岂不一大憾
事也。吾今偶写小懒猫,不知观者以为如何?一九八七年冬月,黄胄又题。
钤印:黄胄之印、黄胄写意
尺寸:34×41cm  约1.3平尺

       黄胄擅长中国人物画和动物画,善画毛驴、骆驼、鸡、鹰、猫、狗等,造型准确,意态生动,简括传神。这幅《睡猫图》画面中央一只白猫匍匐酣睡,形神兼备,造型、笔墨、神彩皆出神入化。落款:“小猫随懒,但有可爱之处。古人每每画之,但大都缺乏生活。今人画小猫者,虽有生活,但缺生气。吾深入生活多年,遍游祖国大江南北,但到了创作时依然力不从心。古人云:书到用时方恨少,平时不努力,到了创作,方知能力有限,岂不一大憾事也。吾今偶写小懒猫,不知观者以为如何。乙丑,黄胄。一九八七年冬月,黄胄又题。” 整幅作品纯水墨画就,干湿浓淡层次分明,除了先生惯用毛笔写生的准确利落,墨韵亦十分生动。

 

 

 

黄胄 1925-1997  牧羊狗

水墨纸本  镜心

款识:柯族牧羊狗。黄胄写。

钤印:梁黄胄印、梁

尺寸:41×58cm  约2.1平尺

       李可染先生曾称赞黄胄笔下的狗是“天下第一”。黄胄先生自己也说过:“画兽难画狗,而宋人画狗甚精能,明以来竟无高手,清郎世宁虽能,终非神逸之笔。”黄胄在很多精彩的画作中,几乎都要画上一只或者几只狗点缀其间,令画面增色不少。黄胄先生在牧区生活过很长时间,对牧羊犬有特殊的感情。他曾在一幅作品上题:“牧民们喜爱猎狗,每家差不多都养狗,这不仅由于狗可爱,而是人们生产和生活都需要有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‘伙伴’。” 这幅《柯族牧羊狗》就是最真实的写照。黄胄喜欢画狗,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爱狗。每当他画狗的时候,总是把自己对狗的真挚情感倾注到笔端,不论是单只的,还是三五只在一起的,也不论是跟随主人前行的,还是跟随主人狩猎的,黄胄都画得真实生动、跃然纸上。

 

 

黄胄 1925-1997  行书“长城艺苑”
水墨纸本  镜心
款识:黄胄题。
钤印:黄胄之印
尺寸:60×134.5cm  约7.3平尺

 


关于我们 | 拍卖规则 | 相关法规 | 委托竞买
Copyright Reserved © 2015-2016 荣宝斋(南京)拍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经营许可证号 苏ICP备15052815号-1